Tranquillity

佛系更文

「山花」不虐了,甜着吧 复合

小助理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天天的循环一首歌,都循环了三四天了。
山先生终于忍不住摔了手机。
“末末!你还没听腻啊,这都多少遍了!”
小助理翻了个白眼。
当她想啊?还不是花先生忍不住了想复合让她帮忙。
还真相是真,信不信老娘给你丫的换成真相是假!让你瞎折腾!
但是拿人手软(她才不会说自己收了死抠门的花先生给的红包),总得办事啊。
于是乎小助理末末狗腿的凑到boss面前。
“白哥,这歌不挺好听呢么,真相是真,你看看歌词,写得特好。”
山先生高冷地瞥了她一眼,继续面无表情地玩手机。
“你特么为什么要听末末的来看歌词?很闲么你白敬亭!”
山先生一脸懊悔地盯着手机。
自己是被魏大勋那个傻子传染了吗?!
魏大勋。
山先生垂下头,像只沮丧的小奶喵。
他们已经四五个月没有见过面了,久到山先生觉得好像过去了大半生。
怎么就说了分手呢?
山先生第一千一百次问自己——怎么就说了分手呢?
到底还是不忍心看着那朵天生一副笑脸的花越来越恐慌,越来越苍白虚弱吧。
分手那天,他被花先生硌得生疼,才发现他的花已经瘦得像只剩骨架。
他都害怕,花先生怎么可能安心。
歌词写得多美好,可他和他的花,再也回不去了。
山先生一想到会和笑起来特别好看软糯可爱的花先生形同陌路,心就疼得要炸开。
他想他必须要找个人说说话。
“末末,”山先生揉着眉心:“给我买三瓶啤酒。”
哦。
幸好明天白哥没有工作。
小助理买了啤酒给山先生就打算滚。
“末末,陪陪我吧。”
小助理看着山先生软趴趴搭在额头上的头发都透着疲惫,眼睛发酸,乖乖坐在他身边。
山先生沉默地喝完三瓶酒,抱着腿蜷缩在沙发一角,脑袋埋在膝盖上,低声抽泣。
“末末我好想他,特别想,你说小爷我怎么就喜欢上那个傻子了呢……”
小助理掏出手机给花先生打电话。
你瞅瞅这是造的什么孽。
等山先生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他被从窗帘缝漏下的阳光晃了眼,一转头,又差点被那人明亮的笑晃瞎。
山先生闭上眼,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心想这一定是梦。
但是他真的好希望这个梦永远不会醒。
一只微凉的手伸过来,帮他揉着太阳穴。
山先生往那人怀里靠了靠。
“不疼了。”
那人的手抚着他的脸,带着十二万分的小心与怜惜。
山先生仍旧闭着眼。
别醒了,这个梦,千万不要醒。
一个吻落在山先生眼角。
山先生知道是在吻泪痣。花先生很喜欢吻他的泪痣。
“小白,我们和好吧,事业名声我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山先生忍不住睁眼看他。
那人眼角泛红,唇却勾起来,显出浅浅梨涡。
山先生的指戳了戳梨涡。
真好看啊,这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人呢。从软软的头发到晶亮的眼睛再到小小的梨涡,没有一处不好看,没有一处不讨他喜欢。
纤长的指划到脸颊,掐了一把。
花先生“嗷”地号了一嗓子,捂着脸夸张大叫:“白敬亭你敢掐爸爸的脸!逆子!”
山先生扯着花先生的衣领堵了他的嘴。
亲完又掐了一把。
“以后啊就好好待在爸爸身边。”
还阴恻恻地加了一句。
“别再给小爷听那些乱七八糟的歌,小爷我是唱rap的。”

甜不过正主也要甜
到底还是舍不得让他俩be啊
小白显然是知道真相是真是大勋花让放的
别问我为什么
小白辣么聪明啥事想不明白呀~😏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