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quility

佛系更文

「山花」猫妖(上)

之前在b站看过有up主Castielsy剪猫系亭和犬系勋的相处之道,还有太太写大勋花是猫(忘记是哪个太太了……)然后就想写一篇敬亭山是猫的文
可能撞梗很多吧……
其实字不多,但是懒癌发作,分了上下。

魏大勋捡了一只小奶猫回家。
作为演员,天南海北地跑,工作起来日夜颠倒,他很清楚自己不该养着这只猫。
可当他在瓢泼大雨中看见灌木下的小小白团时,控制不住地蹲下身,对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许是它一身雪白的毛被雨水尽数打湿,许是那双黑得好似曜石的眼睛透着哀求,又许是它虚弱的叫声渐渐低下去……魏大勋心一软,把它揣进怀里带回了家。
新戏宣传完了,他给自己放了个大假,还能照顾这只小猫一段时间。
回到家魏大勋往浴缸里放了热水,把小猫泡在里面,又翻箱倒柜找出一盒牛奶倒在小碗里。
他回到浴室,挤了沐浴露在手上,骨节分明的手在小猫身上轻轻揉搓,揉出丰富的泡沫。
把小猫身上的泡沫冲净,魏大勋拿着毛巾小心翼翼地裹起小猫,捧到洗手台上用吹风机把水吹干。
魏大勋顺着小猫蓬松柔软的毛,幼稚起来:“你的毛这么白,就叫小白好不好呀?”
小猫的头蹭了蹭他的手心。
唔,这就是同意了。
魏大勋笑了,显出小小梨涡。
他把小猫放在茶几上,牛奶放在它面前。
小猫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着牛奶,喝饱了又拿头蹭魏大勋的手心。
真乖。
过了一周魏大勋就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子。
乖个X!
猫可能天生就是傲娇属性,现在魏大勋再叫它小白只能换来一个白眼,自己的衣服还经常被滚得一团糟!
不过小白大概是有洁癖,从不随地大小便,也不往脏的地方滚。
然而魏大勋有很快发现,小白的傲娇好像只对着自己。
凭着东北人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和对喜欢的人控制不住的亲近热情,魏大勋在深不可测的娱乐圈人缘甚好,时不时有好友来家里串门。
不管是何老师撒老师黄老师这样的中年男人(划掉),还是胡一天熊梓淇吴映洁这样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小白都能安安静静地待在他们怀里,乖巧得不得了。
在魏大勋第不知道多少次看到小白在王嘉尔怀里蹭啊蹭的时候,一股无名火窜上脑门儿。
他把小白从王嘉尔怀里薅出来,冷冷送客:“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王嘉尔看了看窗外,阳光正好。
“哥?午饭都没吃呢?”
魏大勋冲他呲了呲牙:“哥哥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招呼你。”
王嘉尔一边碎碎念“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一边光速逃离。
哥哥就没爱过你。
魏大勋咬后槽牙咬得腮帮子疼。
魏大勋把自己摔进沙发,给怀里的小白顺毛:“你说说你怎么在别人怀里那么乖,对我就没好气儿呢,是不是欺负我脾气好舍不得打你啊,跟成精了似的。”
他没能看到怀里的小白露出狡黠的笑。
第二天魏大勋醒来,被躺在身边的少年震惊得说不出话。
这……这小孩长得真好看……
皮肤白皙,眉毛英挺,睫毛卷翘,唇色如樱,眼角一颗泪痣美得惊心动魄。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