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quility

佛系更文

「山花」猫妖 中

狗血,慎点
流水账一样写得好像有点长了
作为强迫症患者为了篇幅匀称
硬生生截出一篇中来
我发誓,绝对不是因为懒







倾国倾城。
魏大勋觉得这个少年当的起这四个字。
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打住!魏大勋你想什么呢!有个人躺在你床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个男的!
少年睁开眼,笑:“醒了?”
魏大勋咽了口口水:“你你你是谁?”
少年挑起眉,不食烟火般的倾城面孔霎时生动起来:“怎么着?养了几个月,忘了?”
“小白?你是小白?小白不是只猫么!”
“我渡劫呢!差点儿死了的时候让你捡着了。”
这是二十一世纪怪力乱神不可信你可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啊魏大勋!
魏大勋还在催眠自己,就看见少年消失了——不,是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小奶喵!
!!!!!
魏大勋快哭了。
我胆小不要吓我啊祖宗!
少年变回人形:“信了吧?”
魏大勋抱着被子委委屈屈地点头。
“我姓白,名敬亭,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敬亭,两百九十岁。”
魏大勋干笑:“好巧,好巧。”
随手捡来的猫年纪居然是自己的十倍,那可真他大爷的巧啊……



猫妖白敬亭看起来极乖顺,二百九十岁高龄却像个青涩懵懂的高中生,还是长得特别好看的那种,魏大勋盯着他眼角的泪痣,突然不想带他出去。
白敬亭抬起手臂,低头看身上宽大的白衬衫,皱了皱眉。
“其实……活了这么久,我还是有自己的财产的,叨扰了你这么些天,我也该走了。”
魏大勋别过脸,不去看猫妖裸露的笔直的腿,清了清嗓子。
“要走也得穿得得体,不然怎么出去见人。”
白敬亭默默地想——可是我会隐身术啊。
他忽然脸色一变,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紧跟着白敬亭的魏大勋看见白色洗手池里猩红泛黑的血差点叫起来,他给愣愣的像是还没回过神的白敬亭顺气:“小白?这是怎么了?还好吗?”
白敬亭抬手按下按钮,冲掉血迹,直起腰来对魏大勋笑:“想来是渡劫受的伤还没好全,不碍事。”
倾城的猫妖本来就白,这下更是惨白得像常年不见光的吸血鬼,眼角下的泪痣越发显眼,嘴唇上还有血,无端生出几份妖异的美。
魏大勋长臂一伸,将有些虚弱的猫妖拥进怀里。
“那就养好伤再走吧。”
猫妖得逞地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魏大勋照着白敬亭给他的地址去他的住处帮他拿衣物和一些必需品。
魏大勋站在近郊的一栋别墅前咂咂嘴。
到底活得久,真有钱啊。
他输了密码进去,做好了被金碧辉煌的房间闪瞎的准备。
出人意料的是,满屋子都是木制家具。
低调归低调,却与少年模样的猫妖不甚匹配。
至少该是简洁明亮的,而不是这般带着些沉闷。
魏大勋匆匆忙忙把要拿的东西搬到车上,打道回府。
到家刚打开门就被人扑了满怀。
猫妖挂在他身上,尾巴缠上他的手臂。
魏大勋一瞥,猫耳朵都露出来了。
怀里的人抖啊抖,魏大勋怕他摔下去,紧紧扶住他的腰。
“大大大勋,有蟑螂!蟑螂!”
魏大勋忍俊不禁。
“祖宗,你两百九十岁了。”
怀里的人还是抖啊抖。
“那那那又怎样!”
“这么大年纪啥风浪没见过啊,居然怕蟑螂,啧啧啧。”
猫妖的头埋在魏大勋颈窝里,奶声奶气地:“我好久没见过蟑螂了,”他吸了吸鼻子,“我本来就怕虫子……”
“好了好了,”魏大勋抚着他的背给他顺毛,“我在呢,我会把它找出来丢掉的,别怕。”
白敬亭终于从他身上滑下来。
魏大勋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蟑螂。
结果白敬亭晚上挤进他的被窝,死死抱住他嚷道:“万一它爬到我床上怎么办?我不要自己睡我害怕!”
魏大勋险些给他勒断气儿,只好轻言细语地哄他:“好好好,我陪着你,别怕了啊。”
猫妖蜷在他怀里点头,接着安然睡去。
魏大勋早上起来,轻手轻脚地下床做早饭。
他揉着酸疼的胳膊苦笑。
自己还真是养了个祖宗在家里。


过了没多久,白敬亭的伤好得差不多回了自己家,魏大勋也接了部新戏进组。
睡在酒店的大床上,魏大勋莫名怀念猫妖软软地团在自己怀里安睡的夜晚。
白敬亭探班的那天,正好碰见魏大勋拍吻戏。
拍完一场的魏大勋蔫头耷脑的蹭到休息区,看到白敬亭的瞬间眼睛亮起来。
白敬亭看起来很不高兴。
魏大勋拉着白敬亭的手坐下,脸上是抑制不住的高兴:“小白你怎么来了。”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索性来看看魏演员,”白敬亭的脸色缓和了些,“挂相了,傻孩子,就不能活得高深点吗?”
魏大勋笑得无赖:“我养了你几个月,我什么样你没见过啊。”
白敬亭长得俊俏,在剧组里少不得被围观,魏大勋一下了戏就逃似的把他拽走。
两人吃了饭就回酒店到各自房间休息,魏大勋洗了个澡,一出卫生间就看见白敬亭穿着宽大的衬衫坐在他床上。
“你怎么进来的?!”魏大勋有点崩溃。
白敬亭歪了歪头,一脸无辜:“我是妖啊,会法术的。”
哦。
魏大勋牢牢护住围在下身的浴巾,翻出衣服去浴室换了。
他换好衣服,站在白敬亭面前呼噜他的头毛:“怎么到我房间来了?”
猫妖揉揉眼睛,委屈巴巴的环住他的腰:“我不习惯睡酒店的床。”
魏大勋圈了圈他的腰身,皱起眉来:“怎么瘦了好多?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猫妖闷声道:“我好想你。”
魏大勋的心顿时化成一汪水。
白敬亭睡得很快,等魏大勋背完明天的台词,他早已睡熟了。
魏大勋躺在他身边,手指划过他的眉眼鼻唇,最后在他眼角的泪痣上流连。
猫妖的睫毛颤了颤。
他睁开眼,眼神迷离地吧唧一口亲上魏大勋的唇角。
魏大勋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他按住猫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快三百岁的猫妖伸出手来,生涩的去扯魏大勋的衣服。
魏大勋攥住他细瘦的腕,抵着他的唇声音低哑:“小白,想好了?”
猫妖眼角嫣红,苍白的脸红润起来。
“想好了。魏大勋,我喜欢你。”
魏大勋的吻一寸寸向下。
“我也喜欢你,小白。”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