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quility

佛系更文

「山花」猫妖 下

狗血,慎点
完结
强行be

“魏大勋你个牲口!”
如果不是腰背酸疼,白敬亭这时肯定张牙舞爪的扑到那人身上。
魏大勋给他看手臂上的牙印:“我也没讨到便宜,小白,你咬起人来真是六亲不认。”
白敬亭缩在被子里当鸵鸟。
魏大勋把他捞出来,亲吻他的额角:“打算陪我多久?”
“也就两三天吧。”
“不多待几天?”
白敬亭皮笑肉不笑:“多待几天我怕你精尽人亡。”
魏大勋的手向下探去:“哦?”
白敬亭慌忙捉住他的手,涨红了脸:“别闹,你该去剧组了。”
魏大勋放过他,嘱咐了一番才离开。
后来白敬亭时常来探班,每次待两三天就走。
魏大勋好不容易杀青,在庆功宴上被灌了不少酒,来不及休息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家。
打开门,白敬亭站在他面前张开手臂:“欢迎回家。”

后来,魏大勋搬到了白敬亭的别墅。
他很快就熟悉了别墅的每一个房间,除了书房里的暗室。
那是白敬亭的禁忌。
魏大勋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趁着白敬亭不在溜了进去。
暗室里只有一个书柜,每一格里都放着十来本笔记本,旁边贴着标签,是男人的名字。
赵信执、张子墨、唐一修、张志刚、孙琪龙。最下面有一格只放了一本,旁边赫然是他的名字,魏大勋。
他翻开赵信执的,里面的缠绵情事让他嫉妒得红了眼。
张子墨的还没有看完,他就知道,其他的,大约也都是这样情意绵绵的字句。
白敬亭回到家,四处找不到魏大勋,却在暗室看到颓然坐在地上的人。
他的声音沉下去:“不是说了不可以进暗室的吗!”
魏大勋抬起头来,将手里的笔记本狠狠砸过去:“白敬亭!你tm到底有多少个男人!你每天在暗室待一两个小时,怎么?我还不能满足你?你还要来看这些日记怀念你的情人是吗!”
白敬亭的脸黑得彻底:“魏大勋!你给我滚!”
魏大勋冷笑,走得干脆利落。

离开了白敬亭,魏大勋还是那个魏大勋,演戏滴水不漏,平日里对谁都一张笑脸的魏大勋。
除了深夜里辗转反侧思念那人的温度,魏大勋的生活依旧繁忙却平静。
如果没有那个电话的话,他可能很快就忘记了白敬亭,那只倾国倾城的猫妖。
“您好,是魏大勋先生吗?我是白敬亭的律师何炅,白敬亭先生在遗嘱中将所有财产留给了您,您最近有时间吗?我们需要做一下交接。”
直到坐在何炅面前,魏大勋都没能反应过来。
“遗嘱吗?白敬亭的?”
“对,我是白先生的律师。”
“您确定……是我认识的白敬亭吗?”
何炅脸上带了些怜悯和悲痛:“魏先生,我还是白白的舅舅,他唯一的亲人。”
魏大勋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妖不是很长寿的吗?他不是还不到三百岁吗?”
“魏先生,其实赵信执、张子墨、唐一修、张志刚、孙琪龙,都是你。”
魏大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何炅。
“人类现在已经不相信鬼神,但是轮回转世的确存在。那时白白还是只刚刚能化形的小妖,就遇到了赵信执。赵信执三十岁遭遇不幸去世,白白固执地去冥府寻找他的转世。
然后是张子墨、唐一修、张志刚、孙琪龙,他们无一例外,都在三十岁死去。白白在冥府求来了你的命格盘,魏大勋之后再过三世,你就是平安喜乐,长命百岁的命数。
可是他快死了。
冥府阴气重,他第一次去就受了伤,每百年还要渡一次劫,修为很难精进,又去了太多次冥府,他的生命一点点枯竭。
你应该也感觉到那天你的怒火来得莫名其妙,是他给你下了咒,控制了你的情绪,他不愿让你看到他灰飞烟灭的样子,只好赶你走。
他不想让你早早死去,用内丹换冥王修改你的命格,让你提前三世过上顺遂的人生。
若不是太平盛世妖的内丹日渐稀少,他一个不到三百岁的猫妖的内丹,怎么换得了你四世平安无恙。”
魏大勋捂着眼睛,泪水汩汩流下。
他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
“可我要这财产有什么用呢?”
没了那倾城的猫妖,他要这安稳人生有什么用呢?

写着写着突然烂尾,这就很bad
我可能只适合写日常沙雕甜段子

评论

热度(17)